“池天野,你真的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池瑜趴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,原因就是自己那个烦人的亲哥——池天野。

    自从爷爷年龄大了,池父池母不得不被迫接手澳洲的生意,自然而然把国内的部分交给池天野打理。池瑜今年16岁,而池天野27岁。这个亲哥在池瑜上初中之前就很少陪她玩了,而当时也正是少女的叛逆期,两个人基本三五天就要小吵一次。

    池天野从大学开始就频繁更换女友,池瑜对这些所谓的嫂子也没什么好感,他也从没带过那些女人回家,毕竟玩玩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父母去澳洲之后,哥哥没多久就带回来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次的女人和以往的不同,是个浪荡且不知羞耻又没礼貌的女人,而且住在池瑜家小半年从来不搭理她,也没有讲过一句话。池瑜对这个“坏嫂子”的了解也就是叫声很大,能从晚上到凌晨和她哥从客厅一直玩到楼上,隔音还不错的房子都听得见这女人的浪叫声。而且坏嫂子平时在家根本不穿内裤,负责打扫做饭的李阿姨看了都直摇头。可池天野呢?一直纵容她乱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,池瑜实在忍不了了,一脚踹开房门正好把在门外扭屁股的女人撞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够了,已经1点多了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池瑜以前也和池天野吵架,不过都是兄妹之间日常拌嘴,她还是第一次认真的想要对亲哥发火。

    池天野穿着睡衣,坏嫂子真空女仆装,池瑜对此不解,也想不明白这种情况,本来以为他俩都是光溜溜还想讥讽一顿。

    坏嫂子痛的扶着腰抱怨。“池瑜,你他妈故意的吗,明知道我们在外面你还踹门,哎哟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池天野摇了摇头,把坏嫂子扶了起来,替她穿好内裤然后把她带下楼了,就这样一句话都没有和池瑜说。

    池瑜觉得委屈,再怎么样也是自己亲哥,虽然总是拌嘴但是他也从来没胳膊肘往外拐,这次到好,直接无视她带那个女人走了。池瑜又气又烦,摔门趴在床上就这么气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也根本不想吃饭,撅着嘴一大早就去学校了。到了教室池瑜就开始捏自己书包上的小恐龙出气,同桌李涵不解的看着她吐出疑问“不是池瑜,你中邪啦?”

    池瑜瘪了瘪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和李涵吐槽了这小半年来的遭遇,每天都后半夜才能睡觉,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上课。

    “金色卷发?身材很好……你这个形容让我想到一个人啊,小池。”

    池瑜困惑的看着李涵,李涵只好继续说“我哥他在英国的一个校友叫欧阳箐,是个混血儿来着。我哥和你哥是朋友,所以我猜你哥多半是在我哥那认识的她。不过我家和欧阳箐家是世交……她和我哥还定了娃娃亲。”

    “?!”

    池瑜只感觉头都炸了,这到底是什么绝世绿帽子关系,她亲哥还有这种爱好吗。

    自从听到这个重磅消息池瑜一整天都浑浑噩噩,直到放学回家。进门后发现门口堆着的情趣内衣都没了,鞋架上也没有那个女人的高跟鞋了。池瑜一头雾水,就看到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池天野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“池天野,怎么回事?”池瑜长大后很少叫他哥哥,她总觉得哥哥从嘴巴里说出来恶心。

    池天野扭头看了她一眼又开始看电视,没有接话的打算。池瑜哪受得了这种无视,脱了鞋直接把书包摔他胸前再挡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池天野不耐烦的扯着池瑜的胳膊把她扔沙发另一边,叼烟点着火才开口,“没大没小的,我是你哥。以后再直呼我大名就别沟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亲哥,那女的呢。”池瑜不情不愿的坐了过去,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开始剥皮。